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阿甘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重生都市写轮眼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拖欠

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拖欠

[阿甘手机站:m.agxsw.cc]m.fhzww.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    政纪陪着李星云坐到天亮,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天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,病房内的冯念琴也终于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这是冯念琴醒过来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孩子在,医生让你安心养胎,不要动气,”李星云忙扶住冯念琴的肩膀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骗我的吧?”冯念琴有些不相信,还以为是李星云安慰她而编造的谎言,毕竟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孩子还在,医生一会儿就会来给你复查,”政纪的声音耶在此时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政纪的话,冯念琴终于相信了,劫后余生的泪水滑落,就在昨晚,她一度以为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医生也走了进来,给冯念琴做复查。

    看情况已经安稳,政纪和李星云告辞,他今天来成都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,自然不能一直陪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的,给我打电话,”临走,政纪对李星云安顿道。

    “会的,你去忙你的吧,”李星云点点头,拥抱了下政纪说道。

    走出医院,时间还早,政纪走到了酒店楼下,给刘璐打了个电话,叫她出来一起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,想吃什么?”政纪看着素面朝天的刘璐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吃油条吧,”刘璐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政纪点点头,和刘璐并肩走在早晨的成都街道,或许是因为周六的缘故,这个点路上的行人还不算多。

    至于豆浆油条,这两样早点不论在华国的哪个城市都总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走了不到百十米,政纪就看到几十米外的一个早点摊,露天的油锅中炸着油条,街边的临时搭建的餐桌旁坐着几个早起打工的工人在喝着豆浆。

    豆浆油条没有那么多的挑剔说法,政纪和刘璐很快就决定了这家。

    “老板,十根油条,两碗豆浆,”政纪和刘璐找了一张空桌,对一旁中年妇女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您稍后!”中年妇女头发有些发白,看到又来了两位客人,自然是高兴,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三十秒时间都不到,十根金灿灿的油条就被端了上来,热气腾腾的散发着特有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念琴没事吧?”刘璐咬了口油条,嘟囔着嘴问道。

    政纪点点头,“没事儿了,惊吓过度有些早产的征兆,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”。

    他吃的比较快,三口两口就一根油条下肚。

    说话间,摊主又递过来了一叠小菜,端来了两碗豆浆。

    政纪给刘璐掺了些白糖,看着她一口一口的小口喝着,额头上出了一层白毛细汗。

    这种静默的感觉,政纪忽然很满足。

    忽然,另一桌几个农民工的谈论声传入了政纪的耳中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大头,工地欠你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两万多,拖了半年了,说是什么资金周转不开,六哥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多,三万块,说好的昨天给我,结果我去要人家根本不见我!”胡子拉碴的被叫做六哥的男子叹了口气说道,手中的烟已经燃到了烟蒂都舍不得丢弃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等不下去了,家里的老婆快生了,缺钱用,这可怎么办?”叫做大头的男子搓了搓自己鸟巢一般的头发,满眼的血丝。

    “吃了饭咱们就去要钱!听说今天长友他们也准备去要钱,我就不信,咱们几十个人堵住帝景华府的工地大门,他们还敢拖着!”六哥一拍大腿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就这么定了!”似乎在为了给自己鼓劲,大头的声音很高,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几个人说着,结了账就走了,剩下政纪在一旁皱着眉头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帝景华府,这个名字他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看到过。

    忽然,脑海中灵光一闪,帝景华府,不就是华政地产在去年新立项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吗?项目地址也就是在成都,记得当时还是自己签的文件同意书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政纪的脸色有些难看,如果刚才那些农民工说的都是真的话,那么就说明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搞了幺蛾子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璐也注意到了政纪的脸色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要处理,你和我一起去吧,”政纪说道,他肯定不能把刘璐一个人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嗯,好!”刘璐甜甜的笑着点点头,她很愿意参与进政纪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叫了一辆出租车,两人直奔帝景华府的建筑工地。

    说是建筑工地,实际上已经是基本完工的楼盘住宅小区,绿化也已经做完,只剩下个别的建筑业已经进入了收尾工作。

    “还我血汗钱!”红色的横幅显眼的拉在那里,几乎全是农民工站在门口,大声的喧闹着,政纪也在人群中看到了刚才那两个农民工。

    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政纪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,却是不动声色的走到了近处,默默的观察着。

    刘璐看了眼工地门口的人们,又看了眼政纪,隐约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公司?”刘璐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政纪点点头,没等说话,那边却有了新的动静。

    小区门口的大铁门处,匆匆走过来了一个人影,戴着安全帽,看到门外的几十个农民工,眉头皱的高高的。

    “周建!是项目经理周建!”看到男子的样子,门外的农民工中有人大喊。

    显然,周建的出现,激起了门外人们的情绪,很多人都大喊着他的名字,面容有些扭去,似乎充斥着恨意!

    “周建!还钱!”

    “周建!给我们工资!”

    周建缩了缩脖子,看了眼下方的人们,从身后的下属手中拿了一只扩音器。

    “各位工友不要激动,工资我会给大家的,现在项目部资金紧张,等缓过这段时间会补发的!”周建拿着扩音器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两个月前你就是这么说的了!”

    “对!谁说没钱,我们亲眼看到你抽中华喝茅台,还买了新车!你当我们是傻瓜!”

    周建话音刚落,门外马上传来了人们群情激奋的回击,甚至有情绪激动的人捡起地上的石头朝着他丢去!

    “那是在谈业务!公司肯定不会拖欠大家工资的,我们的老板是谁,大家心里也都明白,智政集团这么大的公司,怎么会拖欠你们的工资,更何况,智政集团的大老板是政纪,政纪先生你们也不会不相信吧!”周建阴沉着脸,狼狈的喊道,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。

    似乎是智政集团的名头起到了作用,也似乎是政纪的名字有一定作用,门外人们的情绪有了一瞬间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别听他胡说!政纪先生是不会骗我们!可是周建就不一定了,我听说集团早就拨款下来了,是周建一直扣在手中不给!”有人大声的说道,毫不犹豫的揭穿了周建的谎言。

    周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似乎有些恼羞成怒!

    “你们趁早给我滚蛋,如果听我的话,你们的钱我还会给你们,否则的话,别怪我周建翻脸不认人!”周建的声音一反之前的好言相劝,变得口气森然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给我们钱,我们死都不走!我就不信,你周建还能怎么翻脸不认人?!”有农民工直接坐在了地上,仰着头看着周建,一副和他耗上了的样子!

    “好!你有种!你也不打听打听,你周爷爷在成都是什么人!你给我等着!”周建骂了一句,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儿的时间,小区建筑工地内,就呼啦啦的跑出了几十个手持棍棒的男子,身穿着建筑工人的服饰,然而表情上却看不到一丁点的工人的淳朴。

    几十个人站在了周建的身后,虎视眈眈的看着门外的农民工,挥动着说中的棍棒,似乎在无声的威慑。

    周建冷笑着走到门口,打开了大门,抱着胳膊看着门外的农民工们,显得有恃无恐!

    “兄弟们!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有农名工气愤的喊着,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儿砖头,群情激奋,就要朝着周建冲去。

    冲突,在这一刻几乎一触即发!

    “住手!”也就是在这一刻,一道人影从建筑工地内慌里慌张的跑了出来,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这人一出现,周建的表情多了一分疑惑,其他人的动作也都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张总,您怎么出来了?”周建看着匆忙跑出来的中年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此刻被叫做张总的男子打扮是有几分怪异,一只脚穿着拖鞋,另一只脚穿着皮鞋,衬衫的扣子也系错了口,眼神有几分慌张和紧张,顾不上周建的话,只是在人群中四处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张大山的眼睛盯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张总?你怎么了?”周建在张大山的眼前晃了晃手掌,还以为他魔怔了。

    张大山一巴掌扇开了周建的手,说了一句滚开,然后脸色很难形容是高兴还是尴尬的表情,快步走到了树下的两道人影面前。

    周建的目光也好奇的跟随着张大山的背影,在看到树下男子的一瞬间,他有些晃神,怎么感觉有几分眼熟?

    “政先生,您怎么来了?”张大山搓着手,看着树下阴沉着脸握着电话的政纪,弓着的身子恨不得藏在土地缝里一般卑微。

    :。:7笔趣阁 m.7biquge.com [记住我们:阿甘手机站:m.agxsw.cc]